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从艺术家的头发看中国人的本位意识

中国人讲究行头,档次高点的叫派头。

在中国,艺术工作者(我不一般地称他们为艺术家)的典型外观是什么样的?长头发(辫子)、留胡子是最基本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或人们都认为艺术工作者应该是这样的。但我就不明白,艺术与毛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你是用头发来弹钢琴吗?你是用头发来画画吗?都不是吧?长头发与胡须用来做什么用呢?彰显个性?耍创意?拜托,长发的人世上多了去了,那是女人和少数民族的人;留胡子的人也多了去了,那是老男人和少数民族的人;如果你要真有个性,长两个脑袋或三条腿出来吧,很多人都有的东西就别拿出来显弄了。为什么要显弄这些呢?这就是本位意识在作怪!或者说没有个性了,就故意弄出点个性来。

还有一类人比较令我反感的是美容美发行业的那些爷们(那些娘们都还比较可以),头发必定是怪模样的,衣服必定是要紧身的,皮鞋必定是尖长翘的。这就是典型的行头,典型的职业本位主义。

什么叫本位意识?我来做个简单描述吧,没有现成的概念或定义。所谓本位意识,就是认为某事物应该有既定的表现形式或相应属性,认为只有通过这些表现形式或相关属性才能说明该事物是属于某事物的范畴,或者持有某种立场,是一种相对固化的思维模式或行为习惯。前面所讲的艺术工作者的行头就是个很经典的例子:只有你具备了长发或胡须,你才能称其为艺术工作者,否则,可能不被人认可。用我们更耳熟能详的话来表达,就是“好的形式才能表现好的内容”。

先做人再做事”也是一种比较隐晦的本位意识的表现。为什么呢?其实做人嘛,无非是行事的方式风格,处世的态度哲学,生活的习惯性格,这些与工作上的做事有关系吗?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因为人是多面性的,比如爱因斯坦就是科学的巨人,生活的矮子,这样的正例或反例都不胜枚举。本位主义者认为做人怎么样,做事也怎么样,做人好的必定做事也好,反之,亦然;其实错了。例子不用举,道理可以这样讲:做人成功与做事成功的评判标准不一样,前者多为道义,后者多为权利,所以两者没有必然关系。做人是讲和谐开心,多数原则性不应太强;做事必有规矩,凡需一丝不苟。做人要随和,做事要坚定。

所谓的名不正,言不顺,言不顺,事不成,也是本位思想,认为某事须以某名义,方可行某种事实。其实很多事情不一定非得“师出有名”,做你想做的或做你喜欢的就行了,但很多人做不到,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人没有什么个性的重要原因。

查看更多...

Tags: 本位主义 本位意识 行头

分类:闲话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45

书信摘录:《给曾经想爱的人的信》

□□:

这是第二次给你写信,而与第一次相比,心情却有天渊之别,难道,这也是最后一次吗?

虽然不愿意接受,但仍要承认,这真的很可笑,也很可悲,我所期待的“故事”犹如“事故”一样,被泯灭了,如此的简单,简单得只有开头与结尾,刚开始就结束,结束了我郁积一年多设想情怀,结束了我那两个月只多几天的单相思,结束得如此匆忙,好比白驹过隙,却远不如昙花一现,因为它不曾美丽生动过,从生到死,只有煎熬与折磨,只有焦虑与烦忧,有的只是浮躁。

这段冬天里的童话,从另一方面给了我刻骨铭心,给了我永难愈合的伤痕。我是信缘的,也随缘,更重要的是,惜缘使我自作多情,平添无谓的愁苦。天南地北,缘起缘落,上帝在不同的角落造出不同的你我,有缘相逢已是莫大的造化,而我,却在这缺乏理性的朔风白雪间演绎了人世的又一出幕后闹剧。命运呀!

而今,结束了,都结束了,结束了过去的一切是非,结束了那段无告的缘,也结束了我为之准备已久的旅行。失去了太阳,能有月亮吗?只想问——直想问——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我愁苦相许,只使我哀叹不息!

我咎由自取,我羞愧至极。这一切,差点是葬送一切的东西,均错在我自己,错在我对你太在意,错在太放纵自己,错在我那见鬼的不务正业、胡思乱想和浪荡不羁,错在对那高贵逸雅的美丽太不量力!

查看更多...

Tags: 书信 朦胧 爱情

分类:闲话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96